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熱點

劉備錯過了這幾個人才難怪敵不過曹操軍隊_熱點_凱風網

發布日期:2019年04月14日   文章來源:清風明月逍遙客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頁] 【字體大小:

  劉備的一生分為兩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從涿郡起兵到赤壁大戰前,人生如浮萍;第二階段從借居荊州到白帝城托孤,輝煌很短暫。

 

  在劉備第一階段的人生里,避居新野,三顧諸葛亮于南陽,為他設計實現抱負的戰略藍圖,因此他才能夠步入第二階段的輝煌人生。劉備對待人才方面,在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有天賦了,涿郡起兵時,有關羽、張飛、簡雍跟隨,轉戰徐州時,又有糜竺、糜芳、孫乾傾情加盟,但終究沒有改變他寄人籬下的命運。其實不少的士大夫還是非常看好劉備的,為什么這些士大夫都不善始善終的追隨劉備呢?相信大部分人都能夠明白,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他沒有屬于自己的地盤,沒有一個安定的社會環境,來讓這些士大夫實現安邦治國的夢想。

  田豫

  田豫,字國讓,漁陽雍奴人,官至太中大夫,享年八十一歲,是曹魏少有的高壽將領。當然這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田豫很有才能,是抵御北方少數民族的第一名將,《三國志》中,將田豫與滿寵、牽招、郭淮同列一傳,除此之外,陳壽還認為“豫位止小州,招終於郡守,未盡其用也”,田豫終于小州,牽招終于郡守,都是沒有得到重用,陳壽的這句話是非常有分量的。

 

  那田豫和劉備有什么關系呢?話還是要從劉備投奔公孫瓚說起,年紀尚小的田豫把自己托付給劉備,后來跟隨劉備一同援救徐州,后劉備為豫州刺史,田豫因為母親年老而返回家鄉,臨別之時,劉備哭著說:“恨不與君共成大事也!”相信大家都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。田豫回到幽州,先跟從公孫瓚抵御袁紹,公孫瓚敗亡后,歸附鮮于輔。曹操平定北方,鮮于輔投降曹操,田豫才能夠為曹氏集團服務。這是劉備在徐州失去的第一位人才。

  陳群

  田豫離開后,劉備帶著部隊前往豫州任職,在這里遇到了陳群和袁渙,但最終他也錯過了這兩位人才。陳群,字長文,潁川許昌人,隸屬于豫州刺史部,這也是劉備能遇到陳群的原因。陳群家族在中原是知名的士大夫家族,他的父親叫陳紀,字遠方,名氣很大,被尊稱為陳遠方,中學語文教材中收錄了一篇《陳太丘與友期行》的文章,就是講的陳群父親的故事,而陳太丘是陳群的祖父,陳太丘本叫陳寔,因為做過太丘長(太丘縣令),所以被尊稱為陳太丘。

 

  魯國的孔融是孔子的后裔,是一個才能出眾而且又清高的人,年齡在陳紀和陳群之間,孔融先和陳紀為友,后來又和陳群結交,所以陳群的名氣就越來越大。對于善于禮賢人才的劉備來說,來到豫州地界,肯定不會不知道陳群的大名,因此他征召陳群擔任別駕,別駕在漢代是刺史的佐官,相當于刺史的副官或者說是機要秘書,刺史出巡監察地方時,別駕就坐另外的驛車隨行,因此被稱為“別駕”。

  沒過多久,徐州牧陶謙病逝,徐州的官民希望劉備能夠到徐州接任州牧,劉備準備前往,陳群卻勸劉備不要去徐州,分析了去徐州的利弊,擔心前有袁術的大軍壓境,后有呂布的陰謀偷襲。陳群的預言都一一成為現實,不久之后,陳群被舉為茂才,為柘令,陳群沒有去上任,和父親陳紀去了徐州避難,曹操消滅呂布之后,征召他為司空西曹掾屬,成為曹魏的大臣。

  袁渙

  袁渙,字曜卿,陳郡扶樂人,父親袁滂,是漢朝的司徒,袁氏家族也是名門望族,知名的有袁徽和袁霸等人。劉備到豫州時,舉袁渙為茂才,茂才就是優秀的人才,舉茂才是漢代察舉制的一種,向朝廷推薦人才,跟后來的科舉制一樣,舉薦者和被舉薦者之間有一種師生的情誼。不過袁渙并沒有在劉備手下任職,而是躲避戰亂到了江淮一帶,被袁術所任,后來跟隨袁術出征阜陵,被呂布拘留,袁渙也因此成為呂布的下屬。 

  呂布和劉備剛開始很親密,后來鬧翻,呂布讓袁渙寫信罵劉備,袁渙不愿意,呂布威脅袁渙說:“愿意寫就可以活命,不愿意就只有死路一條。”袁渙大義凜然,并沒有對呂布的恐嚇有所觸動,很鎮靜的對呂布說:“渙只聽說德行可以侮辱人,沒有聽說罵可以侮辱人的,如果劉備是一個君子,那他肯定不會以將軍的話為恥辱,假如他是一個小人,再用你的話來回復你,那么受辱的是你而不是他。再說我先前侍奉劉將軍,就像今天侍奉你一樣,假如有一天我離開這里,再來痛罵將軍,可以嗎?”呂布聽了袁渙的話,非常的慚愧,終止了這樣的行為。

  呂布殞命白門樓之后,袁渙歸屬于曹操,曹操搞屯田制,出現大量的農民和士兵逃亡,袁渙勸諫曹操不要強制這些人去屯田,愿意去的就去,曹操聽從建議之后,屯田才得以順利的進行。劉備去世的時候,消息傳到魏國,曹魏群臣相互祝賀,唯獨袁渙想起劉備當初的推舉之恩,不愿意慶賀。

  陳登

  劉備錯過的第四位人才,是徐州的陳登。陳登,字元龍,徐州下邳人,陶謙的下屬,后來曹操任命他為廣陵太守、伏波將軍,然而天妒英才,他三十九就過世了。陳登文武雙全,才智過人,被陶謙舉為典農校尉,主管徐州的農業生產,擔任廣陵太守時,大破江東孫氏的進攻。劉備和陳登可謂是英雄惺惺相惜,史書記載魏國司徒陳矯曾為陳登的功曹,陳矯與陳登談論,陳登說:“夫閨門雍穆,有德有行,吾敬陳元方(陳群的父親)兄弟;淵清玉絜,有禮有法,吾敬華子魚(華歆);清脩疾惡,有識有義,吾敬趙元達(名士趙昱);博聞強記,奇逸卓犖,吾敬孔文舉(孔融);雄姿杰出,有王霸之略,吾敬劉玄德(劉備)。”

  當然劉備對陳登的評價也是非常的高,后來劉備轉戰到荊州,與劉表、許汜談論陳登,許汜說:“陳元龍乃湖海之士,驕狂之氣太嚴重了!”劉備對許汜的言論深表不滿,不過他也沒有立即反駁,而是問劉表說:“您認為許先生說的話對不對啊?”劉表卻說:“如果說不對,許先生是一個好人,是不會說假話的;但如果說對,陳元龍卻又名重天下!”劉表也不知道這位許先生說的話對不對,只能用和稀泥的方式來回答,不過沒有得到劉備的認同。

 

  劉備又接著問許汜:“許先生說陳元龍驕狂,有這樣的事情嗎?”許汜應該沒有看出劉備對他的不滿,說:“以前世道動蕩的時候,我路過下邳,見過陳元龍。他毫無客主之禮,很久也不搭理我,自己高臥大床,而讓客人坐在下床。”劉備反駁說:“許先生您向來有國士之風,現在天下大亂,帝王流離失所,元龍希望您能夠憂國忘家,匡扶漢室,然而您計較田宅屋舍,言談之間毫無新意,這當然是元龍討厭的事情,又有什么理由要求元龍和您說話?如果是我的話,肯定是到百尺高樓上躺著,而讓您睡在地下,哪里只有區區上下床的區別呢?”許汜肯定被劉備的一棒子打蒙了,幸好劉表出來圓場,劉備感嘆的說:“像陳元龍這樣文武足備、膽志超群的俊杰,只能在古代尋求,而現在蕓蕓眾生,恐怕很難有人趕得上他了。”

  這個故事被后人傳誦,形成了一個成語,叫“求田問舍”,意思就是說只知道謀求個人利益,沒有遠大的理想。劉備能夠說出這一番話,他的道德情操并非像當代人說得如此不堪,也許這只能說當代人的價值觀發生了轉變,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事情是不可取的。當然許汜在三國亂世只是一個小人物,曹操為兗州牧時,許汜本是兗州的從事中郎,與張超、陳宮等背曹操而迎呂布為兗州牧,后來又隨呂布到了徐州,呂布被圍困下邳時,曾派遣他和王楷向袁術求援,呂布失敗之后,投靠了荊州的劉表。

  陳登慕劉備的雄才大略,又對劉備有擁戴之力,呂布偷襲徐州時,偽降呂布,暗中聯合實力派曹操,消滅呂布,后來劉備第二次領導徐州,陳登也是力挺劉備,不過劉備終究沒有抵擋曹操的進攻,陳登再次投降曹操,很多人有疑問了,為什么陳登不對劉備善終呢?筆者認為陳登跟田豫一樣,為了盡守孝道,因為陳登的父親陳圭年邁體衰,致使劉備錯過了陳登。

  張遼

  張遼(169年-222年),字文遠,雁門馬邑(今山西朔州)人。三國時期曹魏著名將領。曾從屬丁原、董卓、呂布。下邳之戰后,歸順曹操。此后隨曹操征討,戰功累累。與關羽同解白馬圍,降昌豨于東海,攻袁尚于鄴城,率先鋒在白狼山斬殺烏桓單于蹋頓,又討平遼東柳毅、淮南梅成、陳蘭等。

 

  劉備及關羽都對其很是敬佩,早在與呂布同守徐州之時,便已有相識。試想劉備若能把其當成與關、張一類的兄弟,其對劉也一定很是感激,到曹操收伏呂布時,劉若能對曹言之及自家如關、張一樣的兄弟,想曹也未必會殺他。之后劉自然可與其在一起了。

  各位請想,若劉備五虎將加魏延再加上這四員大將必定聲勢大震。孔明坐鎮成都,然后派張任、嚴顏、魏延等守西川南部,以拒南蠻。派馬超、馬貸、龐德等守漢中,以拒羌兵。派張遼、關羽等守荊州,以拒東吳。(進攻派關,守城留張。以張遼的沉穩和謀略,未必會被東吳偷襲)最后留張飛、趙云、黃忠、太史慈做為進攻長安救援各路的援兵。這樣一來,何愁天下不定?

(責任編輯:瑾萱)

0

反邪教網群

合作媒體

關于我們編輯信箱
凱風網版權所有  
黑帽SEO